当前位置:主页 > 焦点 >
抗战时期的一则假新闻
时间: 2017-12-23 11:32 来源:网络整理

  

孔祥熙夫妇。 资料图


  

  假新闻对政治影响颇大,美国大选即是一例。也因此,当下,假新闻成为美国人讨论和反思的热点。而在抗战时期,一则假新闻则引发了一场学潮运动。

  1941年12月7日,太平洋(601099,股吧)战争爆发,日军向香港发动了进攻,形势异常危急。当时一些党政军要人及文化、经济界名流如宋庆龄、宋霭龄、何香凝、陈济棠、柳亚子、茅盾、胡政之、陈寅恪等都寄居于此,为避免他们落入敌手,重庆国民政府专门派出飞机到港抢运营救。

  12月10日,由香港起飞的最后一架飞机飞抵重庆,《大公报》编辑部派人到机场迎接社长胡政之,谁知根本没见胡和其他要人、名流的踪影,只看到行政院副院长孔祥熙的夫人、女儿、老妈子以及大批的箱笼和几条洋狗。此事被媒体曝光,随即在全国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这便是中国抗战史上炒得沸沸扬扬的“飞机洋狗事件”。

  《大公报》披露“飞机洋狗事件”

  首先披露这一事件的是《大公报》。

  《大公报》总编辑王芸生其实当日并未到机场,他听了接机人员汇报后十分气愤,又过了多日,仍无胡政之消息。恰巧这时国民党召开五届九中全会,会议通过了一个“增进行政效能,厉行法治制度,以修明政治案”,王芸生于是便借题发挥,写了一篇题为《拥护修明政治案》的社评披露此事:

  譬如最近太平洋战争爆发,逃难的飞机竟装来了箱笼老妈洋狗,而多少应该内渡的人尚危悬海外。善于持盈保泰者,本应敛锋谦退,现竟这样不识大体。

  众所周知,《大公报》自吴鼎昌、胡政之、张季鸾接办以后,秉承“不党、不私、不卖、不盲”的办报宗旨,很快便在强手如林的同行中脱颖而出,成为全国舆论界的一大重镇和一面旗帜。王芸生是1929年加入《大公报》的,他把“为国人代言,为民众请命”作为座右铭,写了许多掷地有声的政论文章,所以他的这篇社评一见报便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注意。

  当时国民党宣传部门对报刊媒体控制甚严,对于《大公报》如何躲过新闻检查将此事捅出,时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的王世杰在日记中有着详细记载:《大公报》主笔王芸生今日在报端著一文,题曰《拥护政治修明案》(因九中全会昨日之决议案中有一案,其案题标有修明政治字样),题中主旨在抨击孔庸之(孔祥熙)……午后九中全会开会时,有人询予何故未将该文检扣。予即席声明,该文一部分原经检查机关删扣,该报故意违检,仍将被删之部分刊出。但予决不主张因是而停该报(检查局有罚其停刊数日之拟议)……

  社评引发“倒孔运动”

  社评一经发表,各地报纸相继转载,舆论大哗。消息传到西南联大,师生们得知由教育部和中央研究院共同圈定的本校教授陈寅恪本在“抢运”之列,却由于孔祥熙家人所带箱笼、洋狗占用座位而未返回,甚至还有人说陈寅恪已经遇难了。闻此消息,陈寅恪的朋友、同事和学生极为震惊,联大历史系的学生写了一篇题为《悼陈师寅恪》的文章,其中有这样的文字:“著名的史学教授陈寅恪导师,不能乘政府派去香港的飞机离港,命运似不如一条洋狗。”

  著名学者吴晗当时在联大历史系任教,他在大一的中国通史课上对学生们说:“南宋亡国前有个蟋蟀宰相(指南宋权臣贾似道),今天又出了一个飞狗院长,可以媲美!”正在四川李庄的中研院史语所任所长的傅斯年闻讯大怒,呼吁“杀孔祥熙以谢天下”。当时谣言满天飞,有人说国民党元老吴稚晖困在香港,全家自尽,许多军政要人、文化名流或自杀或被俘,甚至还传言陶希圣教授被日军剥了皮。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联大师生的情绪被迅速调动起来,校园里掀起了一场规模空前的“倒孔运动”。

  联大学生们创作了《铲除孔贼祥熙》《重燃“五四”烈火》《告国民党员书》《告三民主义青年团员书》和《孔祥熙用飞机运洋狗的经过》等文章,抄成壁报,请擅长书法的同学写一个大大的“喊”字作为报头,贴在校舍的墙头。同学们纷纷响应,以年级或宿舍的名义贴出标语声援。还有一些学生组织了倒孔行动委员会,准备联络各大院校,发动一次游行示威。

  游行是由联大大一学生发起的,1942年1月6日午后,土木系一年级学生叶传华在床单上画了一幅孔祥熙胖脑袋套在钱孔里的漫画,漫画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吸引了许多同学的目光。大家一致要求上街游行,同学们便举起这幅漫画出发,沿途又有许多同学加入进来,在新校舍图书馆前,二、三、四年级的学生们也进入游行队伍,上千人走出了校门。





上一篇:抗战时期的一则假新闻
下一篇:抗战时期的一则假新闻